Vesper

【Hannigram】未授权翻译 The Doll House 玩偶屋 迷你玩偶拔au

原作:Hannibal TV

作者:Anna_Jay

配对:Hannibal/Will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39589

已向作者申请授权,等待回复中

简介:
没有人能够在那玩偶屋里住上超过一个月的时间,因为那只和屋子一起存在的,有人传言已被诅咒的玩偶。这个规律被一个叫威尔·格雷厄姆的男人打破,六个月前,他搬进了那个屋子里。弗莱迪决定为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男人做个独家新闻。是时候去登门拜访他一下了。她希望当她到那屋里去时,也能有幸目睹一下那只玩偶。


作者的话:
我看到了一堆迷你威尔啊啊啊!这激起了我的一个想法:为什么不能有个迷你汉尼拔呢?他还拥有着一个扭曲的灵魂~~~


译者的话:
非常喜欢这位作者!上次翻的人鱼文还没更qwq 本文记者姐姐出现次数真心不少~

弗莱迪在查看GPS坐标前检查了她笔记本上的地址。两者均检查完毕后,弗莱迪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她所寻找的房子应该就在这儿,但从实际上来看,这里却树立着数英里的大片的树林,在任何方向,这里连一条可以供行走的小径的踪迹都没有。她小声地发了几句牢骚,又回到车上,给她的上司打了通电话。

“你确定你给我的是正确地址么?”她质问,目光落在一张纸上。

“肯定没错,”对方回答道,“其他记者也遇到过同样的问题,但我和去过那里的人聊过几句,他们都说这就是正确地址。”

弗莱迪怒气冲冲地挂掉电话,她根本不知道他们究竟聊了些什么,因为这儿分明除了森林其他什么都没有。她凝视着这些树,试图找到隐藏在空隙中的小路,或者是有人居住的迹象。她用指甲敲着方向盘,低头望了眼时间,又回头向外看了看。现在是下午两点整,天空晴朗得明亮。弗莱迪作出了一个决定,她下了车,向森林里探去。

当弗莱迪一步步向前走着时,她后悔先前作出那样的决定了。她终于如她所愿找到一条小径,但她完完全全迷路了。当下,本应明亮湛蓝的天空被枝繁叶茂的植物遮蔽,这强有效地使她所处的环境黑暗而模糊。她不害怕,没有什么能吓到她的,这就是为何她成为了一名新闻工作者——能做到投身于危险情况中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然而,她发现这个树林正考验着她的精神意志,因为她每走一步,周围便黑暗一度。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是两点四十五分,她考虑是否应该离开这里,下次再挑选个更好的时间来这儿,或者约上一位同伴陪同。但她选择了继续前进,她还有一个故事要去寻找呢。一个崭新的,妙趣横生的故事。

六个月前,一个名叫威廉·格雷厄姆的人搬进了小镇里。他曾经是一名警察,但是因为某些事情被迫离职。据说他当时可是位顶尖人才,占着强中最强的地位,但他在一个案子进展糟糕后便销声匿迹了。虽然弗莱迪已对那样一个故事颇感兴趣,可当她发现他搬进了那个玩偶屋时,她便意识到,这个故事,变得更精彩了。

玩偶屋,一个弗莱迪眼下正在寻找的隐蔽屋子,被诅咒过,也闹过鬼。每一个搬进去住的居民都消失了。至少两周,至多一个月。当格雷厄姆先生住进来时几乎遭到四面谴责,而他却是迄今为止最长命的居民。这屋子之所以被称为“玩偶屋”是因为伴着屋子一起存在的一只玩偶。没有任何方法能移走这玩偶。据说任何尝试移开带走这个玩偶的人最终发现自己被迫将其放回原位。弗莱迪一直渴望能参观那个屋子,为了看一眼那只玩偶,但是没有人能够在那儿待的时间足够长——或者说存活的时间足够长,这让她十分想去探个究竟。然而,她自己从未去见见这栋屋子。她想去,但自从屋子誊出空后,她总是太繁忙。现在,她有两个去参观的理由:那个丢尽脸了脸面,不光彩的警察,以及他没有被那只玩偶赶出玩偶屋的事实。

一条树枝在离她不远的某处“咔嚓”一声折断了,她因此被吓得蹦了一下。弗莱迪批评自己作为记者极不专业的行为,但那儿又出现了另一声树枝折断的声响。她打量着自己所处的小径,试图看见刚刚的声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但这儿太暗了。她继续搜寻着,突然一个声音对她大喊着。

“你迷路了吗,女士?”

又一次被吓得蹦起来。弗莱迪转过身,与一名看上去算是挺结实的男人面对面。他拥有一头卷发和邋遢的胡须,如果弗莱迪身处另一个情境的话可能会觉得他的样子还是挺可爱的。但是,现在,她狠狠地瞪着他。

“不,我没有。”

男人对她的回答有些惊愕,他的蓝眼睛沮丧地垂下。有那么一秒弗莱迪想着他正看着她的胸口,却又意识到他在看她的肩膀。

“很抱歉我吓到你了”陌生人道歉,完全转移开了目光。弗莱迪注意到这个男人身着一套破烂不堪,且不合身的衣服,脚上穿着一双橡胶靴。他一手持着根鱼竿,另一只手拿着个冷藏箱。“我只是没有在这条小路上见到过多少人,所以我想你可能是迷路了吧。”他在继续前进前耸了下一边的肩头,“祝你度过美好的一天,女士。”

弗莱迪看着他离开,她的心思又回到手边的情况来。她思绪忽然停顿了一下,又几乎想为她的愚蠢掴自己一把。

“先生!”她呼喊着,那个男人转过身。他等待着她追上前来,目光又一次地躲避开。“我想知道你能否帮我找些东西。“

“找些东西?”

“对,我在寻找那间玩偶屋。”她淘气地看着他,“听说过吗?”

男人默认,弗莱迪露出微笑。她伸出手,“你肯定就是威廉·格雷厄姆了。”

“请叫我威尔就好。”他回答到,小心翼翼地握上她的手,“那么你是?”

“弗莱迪·劳资。新闻撰稿人兼记者”如果威尔·格雷厄姆能再僵化一些,他大概可以成为一座雕塑了。“我想要问你一些——”

“我很抱歉,劳资小姐”威尔打断她的话,动身离开,“我真的该走了。”

弗莱迪并没有让他走远,她突然冲上前抓住他法兰绒上衣的袖子,“说真的,格雷厄姆先生”她呵斥道,将她色泽鲜艳亮丽的指甲陷入他的臂膀,“你不会让我孤身一人走回去的对吗?”

威尔为她甜蜜却又令人作呕的撒娇语调做了个鬼脸。弗莱迪等待着,看着他思考着,又轻叹了口气。她笑了。
“好吧,我送你到你车那儿。”

她皱了皱眉头。这可不是她所预料过的情况。她张嘴准备提出反对,但是威尔已经沿着她来这里的路走了“你还记得你车停在哪儿的吗?”

弗莱迪紧跟着威尔,抱怨了几句,给他她停车位的地址。

弗莱迪知道有些事情出了差错。首先,他们用了大约五分钟回到车子边,她依晰记得自她离开车子至碰见格雷厄姆先生的时间有多长。其次,当她跳回到车里时,发动机引擎竟无法发动了。

威尔蹙着眉,打开她车子的引擎盖。就如同弗莱迪看到的,这儿什么问题也没有,格雷厄姆摇了摇头,想必他也是这么想的。

“我不知道哪儿出了问题”他说,“每个零件都没有松动,而且都在正确的位置上……”他蹲下,使着弗莱迪车上的一个手电筒,尽可能多地看着车子底部,“没有东西被剪断过……”

他站起身,掸了掸牛仔裤上的灰尘,再次摇了摇头,“我不确定我能和你说些什么,劳资小姐。你能打个电话让别人接你走吗?如果你想的话我会陪你一起等的。”

真是位绅士,弗莱迪想。她怀疑格雷厄姆将会很乐意地将她领到他的屋子里,不过他似乎是那类倘使她试图跟着他,将会选择避开她的人。然而,他又似乎拥有一种大无畏精神,作为一名隐士的他这一点倒很是令人惊奇。她一边权衡着各种选择,一边在她的小提包里找手机,然后想到了个主意。

“哦天哪。”她低声咕哝着,同时将她的手机藏进包的夹层口袋里,“我找不到我的手机了!它一秒前还在呢。”搜寻过她的口袋后,她无助地摊开双手,继而又开始“搜查”她的车,威尔也尽他最大的可能帮助她。当他们察觉到无法找到手机时,弗莱迪问,“你能借我下你的手机吗?”

威尔摇头,“我身上没带,但我屋子里有一个。”他有些沮丧地叹了口气,朝她挥了挥手示意让她跟紧他,“过来吧。我带你到我住的地方去。”

带着获胜的笑容,弗莱迪兴高采烈地跟着。

玩偶屋看上去并不算奇特,但它的确挺大。它有着圆木材质的棕色墙板,正开启着的深棕色百叶窗。屋子有两层楼高,可能还有个地下室,这些和弗莱迪脑海中想象的完全不同。她曾想它大概更偏向于维多利亚式的家,亦或可能是一间拥有靓丽色彩的小型乡间别墅。眼前的这间房子貌似太……普通了。这儿没有任何藤蔓或者树叶盘绕在屋子一侧。它安置在一小片空地上,这令弗莱迪能够望到整个天空。围绕着屋子的是一圈米黄色的栅栏,同样缺少着那些通常环绕在栅栏木桩上的植物。森林“匍匐蔓延”至这座屋子前,但又在某些地方拐了弯,仿佛那儿有一种魔力,将其多余的树木所排斥掉。伴随着一丝兴奋的颤动,弗莱迪将手放在大门上。

在一只狗跳起来前,她用一声低吼作为对它的唯一警告。当这只狗毛发直竖、龇露牙齿地冲她大叫时,弗莱迪不禁放声尖叫。她开始缓缓向后退,直到她撞上威尔。男人正看着狗,一个浅浅的笑容在他脸上浮现出来。

“关于这个我很抱歉,劳资小姐。”他道歉,但弗莱迪并不感觉他是认真的,“温斯顿不喜欢陌生人。”

威尔举起一只手,弗莱迪本以为这条狗必是要去咬他一口了,而它本凶恶的表现立刻消失了,它开心地蹭主人的手,还伸出舌头。威尔揉着狗狗的脖子时笑容又增加几度,这个动作令狗的项圈叮当作响。

“温斯顿是条好狗。它尽其所能保护我不受外人伤害。”他命令狗狗坐下前吻了它一下。推开大门,他向前走去,又示意弗莱迪跟着他。后者用谨慎的步伐走在他后面,准备进屋子里去。

威尔走到冰箱旁,放下他的鱼竿和冷藏箱,“我的电信线路现在不是工作状态”他说,拾起餐桌上的手机并把它交给她,“希望你不要介意。”

“没关系。”弗莱迪回答。这是一个翻盖手机,除此之外还拥有着更加老旧的操作系统。朝四周望了一圈,她发现大多数电子产品和设备看上去更是年代久远。翻开手机,弗莱迪问,“你没有智能手机?”

“我没赚够钱去买一台那样的手机。除此之外……”他咯咯地轻笑出声,“我没有理由去买一台,自从我买了一台可供上网的笔记本电脑以后。”

我打赌它也是用拨号上网的,弗莱迪想,“你是如何谋生的,格雷厄姆先生?”

“我修理轮船发动机”他简易地回答着,搬起一大罐水,“请借过一下”他走到屋外,温斯顿欢喜地叫着。弗莱迪将手机放在她耳边,假装是在等待一台答录机。

“嘿,温蒂,如果你收到这条消息请回拨这个号码。我是弗莱迪。”

弗莱迪关掉手机,开始窥寻那只玩偶。它不在厨房里,于是她走进起居室,高低处都看了个遍,相反,她发现许多书一排排地排放在书架和地板上。一张咖啡桌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蜡烛,大部分都没有使用过,除了一个名叫“松木”的蜡烛。弗莱迪正打算拿起它时就听见楼上传来“砰”的重击声。

她停下了手上动作。格雷厄姆仍然在外面,那么,是什么才能发出刚才的声响?弗莱迪朝着楼梯走去,恰巧此时威尔也走到起居室里来了。

“原来你在这儿。”他叹了口气,“发现你不在厨房吓了我一跳。你找到人来接你了吗?”

“哈?哦,没,没人回复我。”她说着,因为想去探看那声响的来源根本无法集中心思,但她将注意力转移到她眼前目标上。

“所以,她在哪儿?”弗莱迪边交还手机边问。她开始在起居室里漫步闲逛着,假装正看着一本书或者一幅画。
“谁在哪?”威尔问,紧跟着她。

“我听说她很美”弗莱迪继续说道,再一次朝楼梯走去。她清楚她肯定从楼上听到了些什么。另一只狗?亦或是一只猫?“听说她有着一头金色的长卷发,还有一双漂亮的蓝眼睛。”

“她是谁?”威尔问。弗莱迪转过身与他面对面。

“当然是那只玩偶了。”她有些不耐烦地回答到。

威尔眨了眨眼,弗莱迪因这小小的失意而深吸一口气,“你住在这儿肯定在某时某刻见过那只玩偶。”

威尔保持着沉默,直到发出声叹息,因为失败而耷拉下肩膀。

“好吧。”他决定发发慈悲,“既然你都来这儿了,在别人接你回去之前给你看看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弗莱迪笑了,但是威尔仍保持着一脸失败的样子。她在威尔向她身后的方向靠近时往一旁让了让,又跟着她登上楼梯,去看第一个房间。终于,她要去见那个被诅咒的玩偶了。

“我必须预先向你道歉,劳资小姐,”威尔在他推开一扇透着令人迷惑的神秘气息的门,又打开灯时说道,“现在他还没有穿着好来见客人。我保证我会在开始做晚饭之前将他衣服换好。”

弗莱迪愣了一下,“他?”

她的双眼因灯光亮度的突变适应了片刻,紧接着便看见他了。

正端坐在梳妆台上一个小型宝座上的玩偶,和她曾经打听到的玩偶相貌没有一丝相同之处。她所预料的是一个拥有着柔软的身体和瓷质头部的儿童玩具,但是她实际看到的令人深感不可思议般逼真的玩偶,看上去几乎像一个缩小的人,与普通玩偶间有着天壤之别。从他坐着的状态里弗莱迪看不出这玩偶有多大,但若是非要去猜测一下的话,他必定超过一英尺(注:大约30.48厘米)高了。
玩偶有着一张标致又英俊的脸庞,略凸出的锋利颧骨。毫无疑问,它是个男性玩偶。玩偶拥有沙金色的短发,而非似普通玩偶卷曲的长发。弗莱迪曾打听到“一双蓝眼睛”,但她却发现玩偶的双眸是深棕的。玩偶面带厌烦的表情,眯起眼睛紧盯着前方的这条生命。他随意地穿着一件白纽扣衬衫和一条黑色宽松运动裤,其中有些扣子并没扣上。

当威尔朝前走去,伸手整了整那件白衬衫时,弗莱迪的神情划过一丝惊愕。

“看见了吗?不适宜陪伴。”威尔喃喃道。他将衬衫的扣子一路扣好,一只手指轻扫过玩偶的脖子,随后站在一边。“劳资女士,会见汉尼拔。汉尼拔,这是劳资女士。她将在这里待一段时间,直到接她回去的人抵达这里。”

弗莱迪对于威尔向玩偶互相介绍两人时如同对待一个真活人一样而感到莫名其妙。她倒挺奇怪格雷厄姆先生的魂是不是一直在他脑袋里。威尔抱起玩偶,如同它是个婴儿般小心翼翼地把它环进手臂中。转向弗莱迪之前,他低头朝他笑了笑。

“现在,为何不开始做晚饭呢?你肯定饿了吧。”
TBC

评论(9)

热度(66)